他走了,就像一个翱翔了一生的雄鹰一样,走了……身旁只留下一件迷彩服,一把防火砍刀和一双半新旧的巡山胶鞋;身后留下一个每天上山种地、喂牛、打猪草的妻子,留下了靠做小生意和打工为生的两个儿子……

这片森林,他守护了一辈子。如今,自己却悄然而去,完好无损的留给了白马山寨里的父老乡亲。

照片上的他,温暖地笑着,目光质朴又明亮。

他,就是中共绵阳市平武县白马藏族乡党委委员杜格绕。

一辈子的赤子之心,把生命最后的霞光,化着一场滋润大地的春雨和护佑山林的祥云。

四月,雪山之巅融化的潺潺激流在诉说这个动人故事,因为她亲眼见证了一名共产党员对森林的无限大爱——享年54岁的杜格绕同志为了捍卫国家森林资源安全,在前往扑救山火过程中,不幸触电,因公殉职,把生命献给了自己挚爱一生的这片茫茫林海。

面对烈火,你是永垂不朽人

3月31日15时10分,白马藏族乡人民政府接到平武县森林防火指挥部办公室通知,亚者造祖村刀切加组磨房沟新公路三号桥对面山上发现火情,要求查明情况,及时科学处置。

接到通知后,乡党委书记孟斌立即带领干部赶到了着火点山脚下,但是地势十分险要,无路上山灭火。多年分管林业的乡党委委员杜格绕心急如焚的说:“必须尽快消除火情,这离王朗(注: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很近,火情一旦扩散过去就不得了!”说完,他主动请缨:“我地势熟、有经验,先带一队人上山探路!”

松软的泥土,陡峭的山崖,需要抓住树枝一步一步向上爬,杜格绕带领林业站长齐汝、西部志愿者阿生克古等四人顺坡而上。由于海拔高,氧气稀薄,不一会儿大家就感到了筋疲力尽,每迈一步都是无比地艰难!尽管疲惫,但为了尽快查明火情,控制火势,54岁的杜格绕却硬是咬紧了牙,一股脑儿往上冲。当快到着火点时,走在最前面的阿生克古被杂乱的灌木挂住突然滑倒。“阿生,小心!”紧跟在后的杜格绕一把拉住了阿生,并对同行的人说:“要注意安全!前面太危险了,还是我到前面开路,大家跟着我赶快上!”边说着话,杜格绕快步“抢”在队伍的最前面,寻路而上。

平时,爬类似的山崖至少需要半个小时,而这次救火心切的杜格绕不到20分钟就第一个到达了着火点,向身后喊了一声“搞快”后,便立即投入了灭火。

到达火点后,他们发现着火面积不大,浓烟却很大,数米之内都看不清彼此。为了不让火势蔓延,杜格绕招呼大家围着火点成扇形散开,用树枝打火。杜格绕站在扇形最高处,带头用力打火。

但他不知道的是,因瓷瓶损坏,万伏高压线落在横拉杆线上,导致蛰伏在灌木丛中的接地拉线带电。突然,“砰”的一声巨响,1万多伏的高压电流瞬间穿过了他的身体,杜格绕应声倒在了地上。

这一刻,定格在2016年3月31日16时45分。

“杜哥!杜哥!”紧随其后的阿生克古等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他们撕心裂肺地呼喊着。

“一个活生生的人就这样突然没了……”乡林业站站长齐汝至今都不敢相信这个事实,他悲痛欲绝的“责怪”起杜格绕:“这么大年龄了还硬冲在最前头!为个啥嘛?……你就是责任心太重了!”

白水暮东流,青山犹哭声。

茫茫林海,你是大山护绿人

其实,英雄也都是有血有肉的人,只不过英雄的心里会把国家和人民的利益放在前头。

今年初,白马乡分管林业等工作的副乡长米宝工作调动,他之前分管的林业工作出现空缺。由于人手紧张,班子成员们原本各自分管的工作已经很重,思考许久的乡党委书记孟斌只好再次召开党委会议商议调整分工。“白马地处山区,作为林业资源大乡,工作任务重、责任大、风险高。许多干部都不怎么愿意分管林业。”

事后,孟斌说:“可没想到的是,老杜主动提出,他工作任务相对较轻,以前当副乡长时就分管林业,情况熟,上手快,建议就由他来接手。”

作为相知多年的同事,孟斌深知杜格绕的性格:“做事从来都是冲在最前头,无论是不是自己分管的工作,只要组织安排,他从不推诿。这次又主动提出把林业分给他,我相信他会全力以赴的。”因此,党委会一致决定由他来分管林业。后来,班子成员都称赞杜格绕:“老杜就是讲党性!关键时刻,又为老孟救了一次急。”

在林业站长齐汝的脑海里,杜格绕特别爱说的一句话就是:“既然当了林业人,护不好林子就对不起组织、对不起良心。”质朴的语言背后,彰显的既是一名普通共产党员的忠诚与担当。也是平武无数林业干部职工的真实写照。

杜格绕不仅这样说,也一直是这样做的。

白马藏族自治乡拥有林地7万多亩,全部都位于海拔1500-4000米的高山之上,其中很多都是原始森林。

为了管护好森林资源,杜格绕给自己定下规矩:进入森林防火期,每周至少要对全乡林地巡查一遍,同时向村民宣传林业法律法规和森林防火知识。

由于地形险要,林区的巡查工作只能靠步行,而杜格绕总是风雨无阻。

“我刚接触林业工作时,啥也不懂,是杜哥带着我跑遍了全乡7万亩集体林,教我认树种,讲解爬山的要点。我们巡山时一起吃饼干、喝山泉水。下雨天和下雪天也要带着我搞巡查,常常挨饿挨冻不说,飞滚的落石和突发的泥石流让人心惊胆战,稍不注意就有生命危险。”回忆起这些情景,齐汝至今历历在目,如数家珍。

虽然齐汝心里有时“抵触”这样的巡查,但面对杜格绕从未退让、从不懈怠的工作干劲,面对白马藏族乡连续多年未发生一起盗猎和森林火灾事件的成绩,让他也心生感动、慢慢懂得了杜格绕的那份坚持和执着。

作为当地人,杜格绕长期担任厄哩村驻村干部。厄哩村村支书格汝说:“我和老杜从小一起长大,我担任了27年厄哩村村支书,就和老杜两人为厄哩村的发展一起奋斗了27年。为了保护生态环境,禁伐天然林政策实施以来,老杜得罪了不少亲戚,吵过闹过,老杜就是坚持政策不松口。现在寨子里的乡亲们靠生态旅游富起来了。当初对老杜的不理解,现在全部变成了感谢。”

生态源于守护,守护源于热爱。

据同事谭正平回忆,有一年,市场上黄杨木盆景炒卖得很火,外地来白马盗挖黄杨木的现象尤为猖獗。这些盗挖者开着卡车,有的还带有“武器”。一天傍晚,杜格绕接到群众举报,厄哩村焦西岗组对面山林里有人正在盗挖黄杨木。杜格绕不顾个人安危,立即开车到现场制止,并与随后赶来的乡村干部一道,将盗挖者和其涉案车辆挡获并扭送到乡派出所。

平武是距离绵阳市区最远的一个县,全县幅员面积5974平方公里,林业用地面积47.474万公顷,森林覆盖率达74.14%。不仅是全世界24个生物多样性地带之一,也是大熊猫、金丝猴等珍稀野生动植物的重要栖息地,森林防火任务十分艰巨。

多年来,通过退耕还林、天然林保护和坚持不懈植树造林,制定村规民约,村民们慢慢改变了千百年刀耕火种的习惯,对所有未成林的造林地实行全面封山管护,禁止放牧、开荒、捕猎、采挖。加强林业“两防”建设,取得了连续27年无较大森林火灾发生的显著成绩……

成绩的取得正是由于有一大批杜格绕这样的森林卫士。作为一个国家级贫困县,平武县财政并不宽裕,但为了森林防火,全县共聘用护林员1037人,建立起58个森林防火检查站,组建了3支共100人的半专业扑火队,每年还专门拿出2万余元为扑火队员购买了意外伤害保险。同时,各乡(镇)也组建25支750人的义务扑火队, 249支7500人的村级群众性扑火队;多次按照应急处置预案进行业务培训和应急处置实战演练,确保每支扑火队伍都能拉得出、冲得上、打得赢。

作为大山中的林业人,能够忍受寂寞是因为热爱森林;能够冲锋在前是因为勇于担当;能打胜仗是因为训练有素。

为了青山,你是山寨铁面人

杜格绕出生在白马山寨,是一名地地道道的白马汉子。刚满19岁就参军入伍,在接受了部队的锤炼和洗礼后,他回到平武工作。工作的第一站,是在条件相对较好的平通镇,因为牵挂着家乡的山山水水和父老乡亲,杜格绕主动向组织申请,调到条件最艰苦的白马藏族自治乡工作。而这一干,就是24年。

认识杜格绕的人都知道他干起工作来“讲原则,六亲不认,甚至铁面无情”。

都说在自己家乡当干部,协调不好国家、集体和个人之间的利益,做不好近亲属工作,就容易出问题。这一点杜格绕十分明白,以至于他对亲属的要求十分严格,从来没有为自己家人谋过私利。直到现在,他的爱人仍还在厄哩村务农,两个儿子也都没有正式工作,大儿子杜军做点小生意,二儿子杜峰在一家企业里打工。

作为全县的生态旅游品牌,来白马做客的游人逐年增多,发生野外用火、进山采药、盗猎野生动物的概率也越来越大。林区野外火源管理面积宽,难度大。为了帮助乡亲们改变用火习惯,作为本地人,杜格绕会说白马话的语言优势发挥了不小的作用。

按照白马人的风俗,每年祭山神后,整个寨子的人都会围坐在一起商量这一年寨子里的大事,并约法三章。杜格绕总是抓住这个机会向乡亲们宣传护林防火的知识和天然林保护的政策。

为了这片森林,杜格绕倾注了多少心血与艰辛,白马的雪山知道,每一棵冷杉和云杉知道,每一朵杜鹃和珙桐知道……

“现在我才晓得了,你是真资格的共产党。”站在杜格绕的遗像前,表弟扒英他垂下脑袋,泪流满面。

2010年10月,扒英他上山砍过冬烧火柴,本想自家山林大,顺便就多砍一点拉出去卖,没想到木材还没有拉出乡,他就被当“官”的表哥杜格绕和林业站的工作人员堵在了路卡,说根据相关法规,烧火柴不能多砍,更不能拉到乡外,要没收了这批木头。

面前的这个人既熟悉又陌生。

扒英他无法理解,亲表哥竟然这般为难自己。扒英他死活也不愿意,吵闹着不准林业站没收。杜格绕的态度坚决而又强硬:“如果今天我把你放了,今后咋管其他人?!”

最终,扒英他的木材还是被拉回了乡林业站。

在乡政府办公室,扒英他幻想着杜格绕看着亲戚的情分上,把木材还给他,没想到的是,木材没还不说,杜格绕还按规定给他了处罚,并反复宣传起政策法规,希望他引以为戒,今后自觉遵守规定,带头支持工作。

杜格绕的“无情”,让扒英他很久都不能释怀。

杜格绕的入党介绍人涂正华回忆说,杜格绕给他留下最深的印象就是“踏实肯干,做事不讲价钱,很讲原则”。这一点,杜格绕几十年也没有变。他常对家人亲属说:“公就是公,私就是私。私人的事情我随叫随到,但公家的事情就得按政策、按原则办!”

虽是铁面人,又是有情人。

“他对待我爸爸,像对待他自己的爸爸一样好。”说起杜格绕,厄哩村村民小尼盖的女儿忍不住转过头去,但她的眼眶里分明噙着泪水。

杜格绕牺牲的消息传开后,瘫痪在床的八旬老人小尼盖连续几天吃不下饭,睡不好觉,躺在床上不断流泪,嘴里一遍又一遍叨念着杜格绕的名字。

小尼盖长期瘫痪在床,生活不便、家庭经济较为困难,作为驻村干部的杜格绕时常带去米面油去嘘寒问暖,有时还主动为老人擦洗身子,老人一直当杜格绕为亲儿子看待。就在杜格绕殉职的当天上午,他还去看望了小尼盖,和他拉了家常。可谁曾想,那却是绝别的一面。

今年的春天,是白马山寨最悲伤的一个春天。龙州大地从他离去这天起就一直阴云密布。层林如挽,长风当泣……

到出殡这天,平武全县普降小雨。乡亲们都知道,这是白马天神“罗拉介武”的泪水。成千上万的父老乡亲扶老携幼,走出家门,为他们的“儿子”送行……

清明来了,白马雪山女神已开始融化,开始褪去冬装,换上春衣。

“亲戚家人在家里,衣食住行在家里。悬崖峭壁莫要怕,跟着我回家里去。家中大小等着你,勿在野外把路迷。献上一曲《麻芷》歌,路再长也要走到头。……”

每年清明,厄哩山寨的乡亲们都会用这首《白马丧歌》祈祷祖先的亡灵能回到家乡。

今年,乡亲们再唱起这首歌的时候,也盼着他能早些回来。


 

作者:邓朝经(绵阳市森林防火指挥部办公室主任)、马睿(绵阳市林业局办公室工作人员)。